[工作论文No.22]詹鹏、李实:教育质量与农村外出劳动力的收入回报率
詹鹏; 李实
发表时间:2014/5/10 12:34:54    最近修改时间:2014/12/29 17:51:38
摘要: 在当前教育回报方面的文献中,绝大多数只考虑了教育年限的收入回报率问题,本文试图挖掘教育质量的收入回报率特征。本文主要使用了2005年国家统计局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和历年宏观统计数据,分别使用了历年各地区普通中学生师比、农村普通中学生师比和生均教育经费作为教育质量的代理指标。结果发现,教育质量不仅显著地影响非大学生外出农民工的收入水平,而且会显著地影响教育年限的收入回报。考虑教育质量可能会影响非大学生外出劳动力的结构,本文结合Heckman修正样本选择的方法,剔除可能的结构性影响,得到所有农村劳动力如果没有上大学且都外出务工情况下的教育质量回报率。
关键词:教育质量 教育回报率 农村外出劳动力 农民工

(本文的最终版发表在《中国农村经济》2014年第10期。所有结果以发表的最终版为准。) 

作者:

      詹鹏——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在读博士

      李实——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1 引言

2014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加快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1]。农民工的市民化过程首先应建立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公平。但是,当前城镇本地居民劳动力市场和农民工劳动力市场之间实际上存在一些分隔,教育水平低的劳动力即使能够在城镇就业,也会或多或少受到一些歧视(如王美艳,2005;邓曲恒,2007)。由于我国几十年来城乡差距的存在,城乡劳动力在人力资本方面的差距也存在较大差距。教育是人力资本因素中最主要的因素之一,很多学者探讨了各类人群的教育回报问题(如赖德胜,1998;李实、丁赛,2003;王海港、李实、刘京军,2007;等)。然而,这些研究绝大部分只是考虑了教育年限的收入回报率,极少考虑教育质量。获得相同教育年限的劳动力,如果所获得的教育质量不同,最终的人力资本水平也有差异的。目前国外有部分学者考察过教育质量对收入的影响(张海峰、姚先国、张俊森,2010),但国内的研究不多。一些学者探讨了教育质量在宏观上上的经济效应,例如Eliot A. Jamison等(2007)根据62个国家1960年至2000年的数据分析了教育质量对收入增长和死亡率的关系。张海峰、姚先国等(2010)利用省级面板数据分析了教育质量对劳动生产率的影响。但是鲜有具体针对劳动力个体的研究。

在此背景下,本文着重研究基础教育质量对农民工收入回报的影响。本文讨论的基础教育主要指“普通中学及其之前的教育质量”。因为农村流动人口教育水平的分布中,绝大部分是初中生和高中生,使用中学及其以前的教育质量更具有针对性。在理论上,基础教育质量将直接影响非大学生劳动的技能水平,进而影响他们的收入回报。而基础教育对大学生劳动力的影响是间接的,一方面提高了其基础知识的水平,但这些基础教育的影响会随着接受高等教育时间的增加而逐渐被削弱;另一方面,基础教育是进入高等教育的敲门砖,让部分能力强的人继续在高等学校接受教育。所以,从理论上看,基础教育的影响会直接作用在非大学生劳动力中,而对大学生劳动力的影响比较弱。这一点,在本文的实证中得到了初步印证。

本文所研究的主要对象是非大学生劳动力,也即最后学历在高中及其以下的农村流动人口。根据国家统计局《2012年全国农民工监测报告》[2],全部农民工中高中及以下的人数比例占比达到89.6%;外出农民工的比例是86.3%。而在2005年,农民工中高中及以下外出劳动力的比例达到97.49%。农民工整体的受教育水平不太高[3]。在这种背景下,农民工流出地基础教育质量的影响将非常直接。如果一个地区在某段时间内的基础教育质量较差,它可能会造成两个影响,一是可能会让部分能力强的人得不到上大学的机会;另外一方面劳动力的基础技能得不到足够的提升。当大量农村劳动力选择外出的情况下,前面两种影响可能会导致外出农民工教育回报的下降和收入的降低。

本文根据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估算了教育质量对外出农民工的影响效果。教育质量数据来自各省历年统计资料,假定劳动力在15岁的时候受到流出地省份相应年份“教育质量”因素的影响。参考其他学者的研究,本文分别使用普通中学生师比、农村普通中学生师比、生均教育经费作为教育质量的代理指标。结果显示,普通中学生师比每增加一个单位(教育质量越差),对初中水平外出劳动力收入的影响不明显,而高中外出劳动力的收入会降低约0.52%左右。农村生师比的影响对初中水平劳动力的结果相对更明显,边际回报率为-0.42%,而对高中劳动力的影响可能存在高估,边际影响是-0.62%左右。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生均教育经费每增加1%,外出劳动力的收入水平会增加0.036%至0.037%左右。这些影响在统计上都非常显著。

考虑到教育质量较差还可能引起适龄高中生上大学的概率下降,一些能力强的人可能得不到上大学的机会,然后在迁移决策下可能外出务工,成为农民工。那么教育质量实际上还会引起非大学生农民工样本结构的变化,这种结构性的变化可能会掩盖教育质量的一些作用。为了剔除这种可能的结构性影响。我们借鉴Heckman处理样本选择问题的方法,修正可能的结构变化。其中构建了两个概率模型:教育质量与不能上大学的概率;能力与外出的概率。结果显示,较差的教育质量的确会增加农村适龄儿童不能上大学的可能性;在控制教育年限的情况下,能力相对较强的人会倾向于外出找工作。在剔除结构性影响后,我们也得到了相对纯净的教育质量回报率。对于所有农村劳动力,如果都没有上大学、且都外出务工,普通中学生师比每提高一个单位,高中水平外出劳动力的收入会下降0.47%,而初中外出劳动力的边际收入仍然变化不大。农村普通中学生师比每提高一个单位,初中的边际收入会下降0.31%左右,而高中的结果仍存在一定高估,约0.52%。

本文后续的安排是:第二部分,介绍本文所使用的主要数据,以及对一些基本现象的描述;第三部分,测算教育质量对农民工的教育回报和收入的影响,并进行稳健性分析;第四部分,考虑教育质量可能引起的结构性影响,并剔除这些影响以后得到一个相对纯净的教育质量回报率;第五部分,总结。



[1]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于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jrzg/2014-01/19/content_2570454.htm

[2] 国家统计局:《2012年全国农民工检测报告》,http://www.gov.cn/gzdt/2013-05/27/content_2411923.htm

[3] 本文关于农民工的界定是农村户籍、户口不在本地、外出超过半年及其以上的劳动力。由于我国的户籍制度,很多农村户籍的大学生在进入大学的时候会转为城镇户口,所以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农民工中大学生的比例偏低。

[生成二维码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