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实:收入分配不下决心改革10年后就真没戏了
李实
发表时间:2012-12-4 15:33:30    最近修改时间:2012-12-4 15:33:30
摘要: 第四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论坛于12月1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李实教授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收入分配改革确实是系统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我们要下定决心要推动这次改革,如果不改革的话,我估计10年以后真是没戏了。
关键词:收入分配改革

李实:对当前收入分配的特点谈一点自己的看法,现在我们国家的收入分配差距到底有多大,刚才徐院长谈的收入分配问题是大分配概念,主要考虑我国收入在各种要素之间分配,在不同部门之间的分配,我谈的是小分配的概念,主要是个人收入分配的问题。

  在这里关于全国收入分配的基本状态,应该说对全国收入分配的状态、评估和依据它的差距有多大,根据我们07年做的估计,2007年全国收入分配差距在0.48,相对03年有0.38,报告最高10%的人均收入和最低的人均收入比例由12倍上升到23倍。

  从05年以来已经有了5年时间,这5年我们收入差距走向是什么?应该说到现在为止没有系统的数据对5年期间的变化进行分析和估计,在这种情况下不同的观点出来了,一种观点是收入分配差距缩小,另外一种观点认为扩大,当然具体什么样情况基本上都建立在判断的基础上和建立在比较零散的数据基础上。

  为什么会出现不同的观点,主要是基于这样倒U型的假说,我们知道倒U型假说是库茨涅慈(音)在发展当中收入差距与发展阶段在一起,到了一个发展阶段以后收入差距缩小,很多人之所以主张中国的收入差距现在已经出现了缩小的趋势,就是认为现在的收入差距已经到了倒U型的顶点,很形象的说已经到了顶点,在这个时候收入差距下降,基本上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当然对倒U型的假说有一些新的研究,很多观点对国家的数据进行验证的以后发现不是这个模式,收入差距的变动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发展阶段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更重要的可能跟政策有关系。

  很多学者和政府部门相信倒U型假说,认为已经出现了,收入分配差距在缩小,在这种情况下对收入分配差距的判断直接影响政策判断,如果我们认为确实到顶点现在开始下降的话,我们在政策上不需要过于重视,可以更多的精力放在发展和投资上,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对这样一个时期,是不是收入差距已经到了拐点的观点要有明确的判断。

  确实有一些相关的数据,最近城乡直观收入差距变化,大家可以看出来10年和11年略有缩小,与倒U型非常相近,很多人认为我们到了这样的时期。我认为利用倒U型的假说,来解释中国经济学上的变动和变化趋势不明显,我们应该看到背后更深层次的问题。来自国家统计局的资料,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有低估的问题,很到低估是城市内收入差距的问题,我们知道统计局调查数据当中,对高收人群调查样本都是偏低的,因为很多高收人去不愿意参加调查,导致城市内收入差距的低谷,这是我们利用其他相关数据对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进行修正,修正以后城市内部收入差距低估的程度在4到5个百分点,如果我们城市收入差距0.35的话,实际上可能在4%以上。城市当中好多高收入人群样本进不来的话,对城市整体平均收入水平有差距,所以还不能真实的反映真实的收入差距变动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对城乡和农村差距略有缩小的变化有解释,到底这个变化背后的因素是什么?我们应该看到这个因素是短期因素还是长期因素,如果是一个短期因素,不构成一个长期因素,我们认为这样一个短期的收入差距缩小,不具备趋势性,那样的话,我们可以看一下过去两年当中为什么农民收入增长超过了城市收入增长,无非来自于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产品价格上升,产品价格上升会导致很多农村当中从事农业经营的农户收入增加,增加以后有利于提高人民的收入。另一方面农民工工资的上升,这个上升非常大的,因为大部分人在整个收入调查当中都是归算到农民收入,所以也会导致农民收入增长比城乡收入增长。农民增加背后是4万亿投资,4万亿投资投到基础建设和大型项目上,这样带来农民工工资短期的快速增加。

  最近几年当中,政府对农村的转移支付明显增加,包括农村的低保、粮食补贴,包括现在新农保等等各种各样的惠农政策,它也是有助于提高收入。把这两个因素综合起来看,前面两个因素不具备长期性,不可能农产品价格连续几年大幅度上升,另外农民工工资的上升,将来会有一个温和的上升趋势,但是不会出现像过去那样20%到30%的上升。唯一的是政府政策问题,有可能会成为一个长期、持续的因素,还取决于我们下一届政府会不会按照这样的发展思路去继续实施这种民生工程、惠民政策等等。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未来几年当中,要想判断我们国家的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有不能可能存在缩小,有可能,可能在于我们收入分配政策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能不能顺应这样的形式,能够加大改革力度,如果能够在这方面推出更多的改革措施,推出更多的收入分配政策,而且不断地加大力度,我想要扭转这样一个扩大趋势应该是有希望的,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些政策有很多没有出台,即使出台政策之后能不能落实,这需要进一步研究。

  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的判断是在现有政策框架下,在现有的政策力度下,我们收入分配或者收入差距的变化有可能处在高位上,比如说我们现在经济0.5左右,可能会在这样一个水平上根据各种力量的作用处在徘徊状态,如果有利于收入差距缩小的因素差距小一点,如果影响差距扩大的因素出来会影响收入差距扩大。股票市场的复活有可能会引起收入差距的扩大,很多因素在使收入差距在发生变化,具体是不是有趋势性很难说。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即使我们在未来几年当中,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即使在现有高位上应该说也是扩大,我们收入差距跟其他国家相比已经进入高度不平等的国家,亚洲与我们国家相同的不是很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大收入分配改革,加大出台更多的收入分配政策。

  接下来谈一谈能够采取有效政策来缩小收入分配差距,刚才谈得很多了,问题老不解决,再不谈的话还不解决,只好不厌其烦的谈,我们做学者就是这样的心态,也很无奈。在未来收入差距变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收入分配的力度;另外我们把解决收入分配问题把它认为非常迫切,是刻不容缓的时期,因为改革一完的话,利益极端反对这种改革的格局力量就会越来越大,现在改可能还不晚,再过5年就有点晚了,再过10年几乎没戏了。我们知道现有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确实它背后有非常强大的利益群体在起作用,另一方面公众对收入分配的怨气增加,对改革有期待,为什么有期待?因为不满才有期待,如果问题解决不了,会进一步增加收入分配、收入差距带来的社会风险,这是我的几点判断。

  从解决的办法来说,刚才徐院长提了一些关于作为长期增长的问题,我觉得也是解决收入分配政策的具有共同性,比如说措施分配当中主要是劳动力市场的问题,包括劳动力市场的扭曲、歧视,资本市场的垄断问题、行政管制问题,包括土地市场等等,这些既和我们长期发展有关系,也与收入分配有关系。在收入分配当中,应该说我们的再分配相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来说,我们再分配力度还是不够的,因为很多人做了再分配前和再分配后的收入差距比较,发达国家再分配前积极性可以达到0.5以上,再分配后积极性下降到0.3,能下降20个百分点。

  另外在税收上能够提高税收,调整力度。大家对收入分配不公很多抱怨是对权利带来腐败的情况,所以对权利的一种限制,对权利收入的一种限制,很多制度改革的时候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特别对政府行为的监督,怎么建立对政府关联行为的监督,怎么样推动政府体制改革,收入分配改革确实是系统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一方面我们要意识到这种改革的艰巨性、复杂性,同时我们要下定决心要推动这次改革,如果不改革的话,我估计10年以后真是没戏了,谢谢大家。

文字转自:和讯网

分享到: